欢迎您光临巴黎人在线网址官方网站!

独旅尼泊尔,猪猪快跑

时间:2019-11-14 21:32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加德满都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加德满都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加德满都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加德满都

发表于 2004-04-30 16:21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 又造出各样飞鸟,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在地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然,猪猪也不是与个狂热的统战分子 我也和台湾夫妇谈旅游,因为他们刚从博卡拉回来,在他们的口中,我听到了最新鲜的消息: 博卡拉地区的局势没有传闻中的糟,但费哇湖和安纳普利亚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唯美 因为这是3月,杜鹃还没有舍得开,雾气也很大,景色实在很一般 我还记住了他们口中非常辛苦的7个小时车程,尽管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仅仅是200公里 折腾了一路的我实在不想再折腾下去了……我知道,那是我的心魔……我战胜不了的崩溃 吃饭时,我和同伴说,尼泊尔对猪猪来说只是快跑的其中一站,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 相对于我的轻言放弃,阿杜显得坚强多了, 她依然不死心地打听往博卡拉的飞机票,并且动员石头鹏子同往同往 我有预感她一定不会放弃的,因为在她眼里,西藏只是过路,她的梦在博卡拉…… 然而,不是每件事情我都能一一料中的 峰回路转 在加德满都的第四夜,我睡得很早 那时候阿杜和鹏子继续和商店死拼,石头坐在楼下花园里和服务员狠侃 所以在加德满都的第五天,我醒得很早 看着熟睡中的同伴,我一个人走下花园,摊开笔记本,准备写些风花雪月的感受 正在文如泉涌,抓笔操刀之际,一个黑黑的人影气冲冲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是石头,一脸愤怒一脸委屈,他冲冲地把一张名片往我面前一摔,和我说 “这是你要找的那家卖围巾的商店,我现在搬走了,明天我自己回拉萨……” 我楞住了,然后放下笔,招呼石头坐下,柔和地问:“发生什么事拉?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石头依然十分气愤,也很是冲动:“不就是一个女人吗,犯得着吗?……” 我明白了,一定是石头、鹏子和阿杜之间也发生了什么问题 我很宽容地拍了拍石头的肩膀,说:“不要急,和我说说,不要冲动嘛” 原来昨天晚上阿杜成功争取到了和她两天来都晃在一起的鹏子的支持, 他们决定明天飞去博卡拉 当他们问询石头意见时,石头也大大咧咧地说:没有问题的,去就去吧 石头其实对博卡拉也是有兴趣的,而且他觉得既然他和鹏子一起出发,是没有理由分开的 然而鹏子却一反常态地连续问了石头两次:你想清楚了吗?你真的不要勉强自己啊…. 我有理由相信鹏子那句话是善意的,一路上他不轻易做决定,一直在附和着石头和我 我更有理由相信鹏子是一个很没有所谓很真诚的旅行者,但他事实上不善言辞 结果他问的那两句大大刺激了石头 在石头的心里,既然我已经答应了去,你还不停地反问我,是不是有另外的意思? 是不是鹏子根本不希望和我一起,这个邀请只是形式? 他想得有点偏激,但我不能批评他,因为换了是我,也说不一定有同样的反应的 于是石头果断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告诉阿杜和鹏子他改变主意了,他不去博卡拉了….. 鹏子和阿杜只是“哦”了一声,然而石头却整晚辗转反侧,心里越想越不是味道 他十分别扭,他觉得相识十多年的兄弟怎么会就这样轻易地背叛了他 他很不理解,难道就因为这么一个刚刚认识几天还是已经结了婚的女人? 他觉得没有办法再面对他们,于是一早起来就决定以行动表示他的决裂…… 石头还恨恨地说:我早两天就应该察觉到问题,这两天鹏子就没有和我正经说过几句话, 我托着腮在听着,看来石头已经出离了愤怒了,他完全迷惘和苦恼着 我轻轻一笑,轻轻的说:其实,大家意见不合大家有摩擦也走出来的同伴很经常的事情 我和他说我这几年走出来所遇到的同伴,有如意也不不快的,见怪就不怪了…. 石头不服气:可那是我十几年的朋友啊,十几年的交情啊 我继续说:就因为是十几年的交情我觉得你更加要慎重,你这样气冲冲的走了,有什么用呢? 你不高兴,我相信鹏子和阿杜也不会高兴的,我虽然是外人,也不愿意见到我们这样分手的 石头想了一下,还是很担心地说:鹏子和阿杜是不会有结果的…….. 我依然笑着,然后和他说我自己的故事,我也曾经无缘无故地迷恋过一个精彩的女孩的 虽然一直很清醒知道自己和她是不可能有结果,但依然象吸毒一样无法自拔…. 所以我和石头说:年轻人的迷恋,当你经过后,你会理解的,你真的没有必要怪鹏子 而且我也相信鹏子也没有意思来伤害你的….. 石头在吐了一轮苦水后终于平静了下来,但他觉得自己还是无法面对鹏子和阿杜 我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你实在不需要杞人忧天,你不是走过西藏吗? 想想那些在八角街在川藏线叩长头的人吧,比起他们所承受的,你真的不算什么…… 的确,西藏给了我一颗宽容的心,一个大气的胸襟 我轻易地说服了石头继续住下,就算今天戴上假面,也要继续体面地完成我们的结伴, 但我始终无法说服自己继续留下,继续烂在加德满都 于是在阿杜和鹏子兴高采烈地用120美元拿到两张飞往博卡拉的飞机票时 我也终于在加德满都借上一对翅膀…….. 或者还是我自己吹嘘的那句:我坚持着我的坚持,我也坚持着我的放弃 走出来时,我大言不惭,要从游走中战胜自己的懦弱, 但到了最后一站,我什么都没有战胜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一直在坚持着一个真实的自己… 巴克塔普尔(BHAKTAPUR) 那应该是我们最后一个在加德满都谷地的旅游点了 在这里,终于感觉到一点点中国人骄傲了, 在售票处,老外要付出750卢比,但我们挥舞着中国护照大叫着“CHINA、CHINA”时 售票处那女孩笑意满脸地向我们递出了50卢比的门票,还亲切地说:NAMASTE…你嚎 我们也快乐地学着:你嚎你嚎,大家嚎…… 我们遇到的尼泊尔朋友都对中国人挺友好的,估计是中国这些年来都有些实实在在的援助吧 所以当有些在泰米尔招揽生意的店主和我们大叫:JAPANESE?的时候 我们总是很骄傲地回答:NO JAPANESE !WE ARE CHINAESE! 有时候阿杜还愤怒地家一句:FXCKING JAPANESE !打小鬼子丫的 女孩也是鹰派….. 扯远了…… 走进巴克塔普尔的杜巴广场,我偷喜我的选择 比起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和帕坦的杜巴广场,这是一个最漂亮的地方 广场另一边是精致的55窗宫(55 WINDOWED DURBAR)和金门(THE GOLDEN GATE) 中间是佛塔和神庙,大钟和图腾柱子矗立着,旁边有着一条通向里面的长郎 本地人旁若无人地座或睡在神庙的檐下、佛塔的台阶上,长廊上的狗有精无采地打着哈欠 广场的另外一边是一间小学,孩子们都下课了,几个穿着校服的小孩在台阶上骄傲地站着 我们给他们糖果,结果引来更多的小孩,小孩子嬉闹争抢着,我和他们合着影 他们流露出来的单纯,和我在中国见到的没有分别 导游告诉我们,这其实是一个联合国捐建的孤儿院…… 这个导游其实是我们这么多天来态度最好的导游,可惜在这里我们想看的东西太多了 而且石头始终没有完全放得下,总是离鹏子和阿杜远远的,所以我也没有听到几句他的解说 我浮光了一下几座庙,然后不停地偷拍着在金门里站着岗的两位帅哥 帅哥是军人,穿着迷彩军装和防弹衣,手里提着自动步枪,但有着一副和蔼的笑容 走进金门,我鼓起勇气要求与帅哥合影,虽然我对自动步枪的兴趣比帅哥大 帅哥矜持地笑着,任我摆着POST,然后在我心满意足离开的那一刻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谔然,一回头,看到帅哥笑着指了指我头上的花帽子 那是我另外一顶尼泊尔小帽,在帅哥比手划脚下,我终于明白了我戴得不对 于是,帅哥取下帽子,在自己的头上比划了一下,然后折叠出两个棱角,最后把帽徽戴正 而我就恭恭敬敬地把颈长,高高兴兴地接受帅哥为我的加冕…… 那一刻,猪猪无比虚荣,无比快乐…… 快乐的猪猪接着去惹广场里那一堆在快乐地玩耍着的小孩,穿着校服的他们最多只有四五岁 他们用有限地英语和我说:巧克力巧克力 我说:NO 巧克力, 他们说:一卢比一卢比….. 我想起兜里有一个两卢比的硬币,掏出来给他们, 然后那一帮孩子便紧紧地跟着我,叫嚣着嬉闹着,拥着看我相机里的照片,怎么也甩不掉 鹏子偷拍了我一张被包围的照片,坏坏地说:猪啊,又艳遇了?….. 巴克塔普尔除了杜巴广场外,还有一个很值得去的地方 陶弥嘿广场(TAUMADHI SQUARE),那里有两座很出名的神庙, 尼亚塔波拉塔(NYATAPOLA TEMPLE)和拜拉那神庙(BHAIRAVNATH TEMPLE) 尼亚塔波拉塔是我在尼泊尔见到的最大的一座神塔了,有我见到最大的一组图腾雕塑 从下至上依次是人像、象像、狮像、金翅鸟像、佛像,每个都有一个多人高 我依稀好象在那部片子中见过,问导游,这里拍过电影吧? 小导游说:是啊,《死亡游戏》就是在这里拍的,你知道布鲁士李吗? 我一摆架势,回答:我 ,爱 ,李小龙….. 巴克塔普尔事实上很多东西可看可拍的,可惜我真的是太走马观花了 走出陶弥嘿广场,导游带着我们在巷子里转啊转啊 我们看到了制陶工场, 看到了在转盘上老人灵巧的手艺 看到了一列列在太阳底下暴晒的陶罐和那几条挂在屋檐上的陶制小鱼 我们还看到那座很特别的小神庙 它的柱子上雕刻着的色情木调的主角居然不是人 是穿山甲、是牛、是马,还有大象 小导游问我们: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我们一哄而笑:知道的知道的, 做爱可以维护世界和平嘛…… ——————————————————————————————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阿里猪猪 20040430

发表于 2004-04-29 19:46

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 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 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昨天傍晚阿伦又来了,他真是一个很好客的年轻人 他带我们去吃加德满都最正宗的意大利PIEZZA 他告诉我们许多关于尼泊尔人和印度阿三在外交场合的笑话 他还带来了关于局势的最新消息 为了安抚恐慌的民心,国王在这几天冒险南巡博卡拉 国王南巡意味着博卡拉附近山区必须高度戒备,也同样意味有可能宵禁和戒严 他再次劝告我们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风险, 还轻蔑地说:那个什么费哇湖啊,我看还不如咱们的泸沽漂亮….. 阿伦的到来,暂时缓解我们之间的意见不合, 阿杜叫嚷着:那就不去了不去了,我可以尽情地SHOPPING了,鹏子,你说是不是? 然而,我还是看到了女孩在大叫大笑时眼角流露出一丝坚强的不甘心 我装着看不到,然后揉着圆圆的肚子和那杯美味的草莓冰激凌继续死拼 帕坦 猪猪是身穿一件迷彩T恤,头戴着黑色尼泊尔小帽。脸上挂着一副大大的墨镜来到帕坦的 这一身杀气凛凛的打扮,加上下身穿着不伦不类的七分裤和登山鞋, 如果不看肩上挎着那只小相机袋,俨然就一个十足的东突恐怖分子 于是,当猪猪鼓尽弹簧之舌骗得一个身穿绿色军装的警察和他合照时 石头在镜头后边看着我们俩一脸凝重地握着手摆起POST,忍不住喃喃: 这照片要出问题的,真的要流传出去,CIA要忙好一阵子了 人家还以为东突恐怖分子和南亚那个国家的军事强人结成了什么战略同盟了… 谁知道这两家伙原来一个是中国南方贩电脑的一个是加德满都帕坦看大门的呢 大家暴笑,不管过去和将来有过什么意见不一,那一刻,我们还是笑得很真诚的 帕坦的杜巴广场比加德满都市区里的那个杜巴广场气派,而且比那里精美 在广场的中心有几座年代久远的佛塔和古神庙,构成一个很和谐很统一的布局 那里有一尊半跪在高台上向神塔膜拜着长翅膀的女神 那里还有着尼泊尔志标性的那尊端坐在莲花台上被眼睛蛇卫护着的菩萨 我看过无数张从那里拍出的作品,无论是黄昏还是晨曦,那的确是一个很容易出作品的地方 广场里的鸽子间歇地飞着,呼啦呼啦的一群一群,给广场以流动的生气 广场里老外们随便的走着,本地人休闲地坐在寺庙的屋檐下看着老外和鸽子的来来去去 阿杜照例雇了导游,我还是没有兴趣去考验自己的听力,在他们前后很随意地晃着 我们流连在那一座座拥有无数精密木雕的小房子里,我感叹那些雕工的精美 同时也发现这个号称是联合国文化遗产的地方居然没有一点保护设施 有些露天木雕已经在日晒雨淋下明显看到了裂口,有些依稀看不清楚脸孔了 我问自己,它们能坚持到我下一次来吗? 我们还是不满足于浮光掠影那些人云亦云的景点的, 我甚至没有走进那间金光闪闪的GOLDEN TEMPLE, 只是和鹏子石头饶有兴趣地研究着在门口那两只被涂红了性器的神兽 有意思有意思 我们随意地走进帕坦的巷子里,然后旁若无人地坐在卖明信片的小店门口 我在偷拍在卖花环的大妈,偷拍在躲在二楼精致木调窗口后面的小孩 当然还有那些在神庙里进进出出的尼泊尔美女….. 当然,是有美女的,而且十分年轻,但当我要前去兜搭时,同伴把我拉走了 天啊,那是我难得的艳遇啊…… 他们要去作坊里看唐卡,真正的手绘唐卡 原来阿杜请来的小导游居然也是一个唐卡学徒,师从一位西藏的喇嘛 那一幅要用工笔画一到两个月的唐卡我是买不起的 但在小导游的英文解释下,我知道了什么是“六道轮回” 虽然还是不信,但受益非浅…… 用半天时间休闲地游玩后,我们继续烂回泰米尔 阿杜照旧SHOPPING,鹏子也继续很享受地当她的保镖和移动购物车 石头占了我的床位去享受加德满都午后的阳光 我则走进网吧,和烂人头领们取得联系,商议我的回程 Northfield Café网吧的速度不怎么样的,而且经常断线 等待联线中,网吧走进了一对中年夫妇,象中国人 横竖无聊,我和他们攀谈起来,那是一对来度假的台湾夫妇 我立马来劲了,和他们胡侃两岸差别,神聊台海局势 台湾夫妇是知识分子,而且也不齿于分裂,但是对大陆的了解还是有偏差 当他们听着猪猪一条条一道道地将政治经济军事,甚至台海的过去与将来侃侃而谈时 他们不得不佩服地说:你这小孩子不错,懂得真多…… 我终于有点脸红了,不好意思地回答 第一,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第二, 大陆的年轻人也并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井底之蛙的…… ——————————————————————————————————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阿里猪猪 20040429

加德满都杜巴广场

帕斯帕提那寺

发表于 2004-04-28 14:27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是好的。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神看着是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早上,我们终于放弃了干干的面包,出来旅行,就要对自己好一点 大家一起走上了无数功略所推荐的Hellena,传说中65卢比一份的丰盛早餐 坐在六楼露天阳台里,我尽情地享受着柔和的晨光,俯瞰着整个刚刚苏醒过来的泰米尔 鸡蛋、吐司、土豆、香蕉、西红柿还有香甜的咖啡奶茶,我们有了一个好的心情 加上那个有趣的侍应在用半懂不懂的中文和我们在探讨着“煎蛋”还是“炒蛋” 我们都挺快乐了,好象忘掉了刚才一抹轻轻的不快 还是因为局势,因为我们无法不担心的内战 石头在楼下买了一份报纸,纵使英语差者如我者,都看到了头版头条令人不快的消息 “More than 500 army have been Kill in the war” 阿伦没有说错,这两天政府军和毛派一改多年来的对峙,在山区展开了激战 我们再查一下地图,那个死掉500人的战场离加德满都到博卡拉的路上并不太远 大家脸上都不约而同地流露出一丝的焦虑,都各有所思 看到这个消息,我更加坚定了我的决心 我的决心是昨天晚上辗转中下的, 在没有和同伴谈论前,我自己决定放弃博卡拉,放弃奇特旺了 大家都说那是个天堂,但我罪孽太重了,天堂这么纯洁的地方不适合我 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局势的因素,但局势只是一个让我体面地退出的一个台阶 是我自己崩溃了…… 是的,走了50多天,走到计划中的最后一站,猪猪的意志终于崩溃了,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身心的疲惫终于同时袭来,让我无法再将自己优秀的一面的朋友面前展露 在加德满都两天后,我的懦弱战胜了我的坚强,我的狭隘战胜了我的大度 我的狭隘让我无法接受自己臣服在阿杜张扬的性格下,由她去指点我们后面该怎么怎么走 虽然那也是一个精彩的女孩,我一直十分欣赏,但我还是一如继往地逆反 还是NEWNEW那句:你的精彩与我无关,你精彩也不等于我一定要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所以,在她流露出对我懦弱的不屑和不满,并且有意无意地争取石头和鹏子的认同的时侯 我已经暗中做下了离群的决定和预备了,但我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客客气气的 不是朋友,也没有必要成为陌路, 所以,当阿杜开始计划减低风险,按施利亚的建议双飞博卡拉的时候, 我只是在一旁矜持地笑着,局势变坏的消息对我来说反而是一个解脱, 聪明的石头也察觉到我们之间的分歧,但努力在和着稀泥,说需要更多的信息再做决定 憨厚的他还是没有读懂结伴同游,他认为我们最好还是能够统一意见,共同进退, 看着他上窜下跳地折腾,我笑了。没有必要的,大家都在做些不勉强自己的事情不是更好吗? 把心中的死结解了,我整个人立马精神起来,一扫过去两天来的颓气 而且我知道我很快就要离开了,我要把握和珍惜我在加德满都剩下的时刻 博卡拉还是可以放一放的,毕竟大家都没有最后的结论,我们继续游玩加都 在游玩之前,我们先搬了住宿的地方 NANA其实也不错的,我昨天就曾经烂在大堂的沙发上看了好长时间电视 那里的卫星电视有着60多个频道,说中文的有卫视体育、西藏2台和CCTV9 我在那里把频度乱按一通时,惊奇地从一个巴基斯坦电视台里知道哈辛被杀的消息 旁边的女老外雀跃着,我好奇地问她来自何方,答曰:以色列…… 但石头和鹏子受不了靠路边晚上的狗吠鸦鸣,他们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我也无法单独去面对意见不一的阿杜,于是我们搬到了后面巷子里的ACME GUEST HOTEL ACME有一间很大的房间,能放下四张床,阳光从大大的玻璃窗外洒进,非常明朗 ACME有一个很大的花园,绿绿的草坪上放着几张白色的木餐桌和木椅子,非常小资 ACME有一个很可爱的门卫,那是一个小老头,穿着制服戴着小花帽子,非常利索 他在我们每次进出门口时都会放下手上忙的东西,亲切地向我们合十,尊敬地送上一句: NAMASE…….. 那马斯DIE…..那是一句令人很舒服的问候话语,飘荡在泰米尔和加德满都的每一个街头 无论在商店、旅行代理、餐馆还是在路上,我都能听到这句真诚的问候 纵愚鲁如我者,也很快地融入了这种亲切的礼貌中,走进每一门口也不忘甜甜地跟上一句 “NAMASTE” 斯瓦扬布纳特寺(Swayambhumath Temple) 我一直没有办法准确用英语念出这个寺庙的准确读音 好在加德满都的司机都知道它的另外一个名字 Monkey Temple Monkey Temple当然要有猴子,猴子成群结队地在斯瓦扬布纳特寺的山中流窜着 它们旁若无人地穿行在台阶里,大逆不道地爬在山坡上大大小小的佛像里 看到那几只在微笑着的释迦牟尼象头上玩耍的猴子 我想起了中国传说中的那个美猴王…. 沿着陡直的台阶,我们走进斯瓦扬布纳特 迎接我们的是那只硕大无比的金刚仵,我见过最大的一只藏传佛教法器 当然还有那一双雕刻着中间大佛塔上的佛眼,那一双与博哈达大佛塔佛眼不同的佛眼 如果说博哈达的佛眼是仁慈的、祥和的,把佛对世人的爱散布给信徒 那么斯瓦扬布纳特的佛眼是犀利的,带着几分傲慢和高贵,它半眯着,似乎世界尽在眼中 佛塔也是圆拱的,金碧辉煌的塔顶上一样飘扬着风马,塔基下面一样有着小转经桶,很漂亮 在佛塔的旁边有几座同样高耸着的白塔,白塔下面是一堆杂乱但有序的灰色小塔 从菱角分明的造型和塔身上的神像可以看出那是印度教的神塔 塔的后面有一所小喇嘛庙,是黄教的,我看到了闪烁的酥油灯前的达赖照片 喇嘛庙的隔壁是一个印度教的小神殿,信众们排着队向里面的大神洒下花瓣 LP说这里是难得一见的多宗教共庙,我在这里,觉得一切都很融洽,很祥和 佛教与印度教、弥勒佛与湿婆、喇嘛与苦行僧、转经筒和色情木雕、 信众与游客、甚至猴子与狗,大家都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自己的位置……. 我们也各得其乐,各自在这里找自己想找的东西、想拍的东西、想买的东西 阿杜在树荫下和一些年轻的尼泊尔姑娘在闲聊,她的英语事实上很不错 石头拿着相机在静听卖CD小店里传出那很舒服的西藏经谣 鹏子呆呆地看着那满脸沧桑的老太太替一个又一个老外在眉心上点上提卡 我居然在庙宇的后面买到了两顶很尼泊尔的小帽子,然后屁颠屁颠地到处招摇 加德满都杜巴广场(Hanuman-dhoka Durbar Square) 其实加德满都谷地一共有三个杜巴广场 据说是古时侯分属三个不同的王国,大家为了摆阔,都建造了华丽无比的杜巴广场 当然,有那种奢华的浪费的比拼的国家是不会能延续多长时间的 但好在我们尼泊尔人民还没有学会破旧立新,纵然朝代变更也没有人想到毁掉前朝的东西 于是,我们就有了近在咫尺的三个联合国文化遗产 从斯瓦扬布纳特下来我们先去离我们最近的的那个杜巴广场, 由于它名字也很饶口,我索性就把它叫加德满都杜巴广场 加德满都杜巴广场离泰米尔不远,出租车在城里七绕八绕就到了 门票是要200卢比的,但可以凭护照到后面的SITE OFFICE里办一张一周有效的通行证 那是一个很大规模的建筑群,有着很多很高大的木制建筑,建筑上都有精美的木雕 阿杜又找来一个导游,我没有反对,横竖自己想听就听,不听就走开是了 导游带着我们在广场开始晃悠着,我间间断断地听到些印度教的传说和传统 无非都是导人向善,祈福消灾之类 走过童女神庙,那是世界上唯一供着活人的庙宇了,旁边有人在兜售着现任女神的明信片 导游说每当一个童女流了血,她就同时失去了当神的资格,国王就会给她一笔钱回家 但那些过去的女神一般后面的生活的很凄凉,她们大多无法接受改变 我想:是啊,由人变神还好,要走下祭坛由神变人事实上不容易啊 我不是建筑师,所以我只是很浮光掠影地走过这个号称是另无数建筑师心醉的地方 相对于异国的风景,我更喜欢一些人文的东西, 于是我很舒适地和路边指挥交通的警察闲聊着,和坐在庙宇旁晒太阳带着小孩的女孩聊着 直到看到阿杜甩不掉后面跟着那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发着脾气时我一下子乐起来了 那是她自己惹的祸,由于她还惦记住了昨天小导游说的84种姿势, 刚才特地去小店里找了一下,结果了惹出了热情推销印度教春宫图的老板 那老板一直跟着我们,不停地在阿杜面前哗啦一声展开折叠着的春宫图,和阿杜砍着价钱 阿杜烦死了,又无可奈何,我们也爱莫能助,只能在一旁摇着头偷着乐 坏坏的石头还端起相机,准备在老板下一次哗啦的时候给阿杜一张尴尬的….. 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后,我觉得我慢慢地找到加德满都的节奏……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找到她的节奏然后然后让心和她的节奏一起博动是很必要的 加都是慵懒加都,加都是休闲加都,我真的没有必要匆匆忙忙的 所以,当我们再次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回到泰米尔的时候 石头继续上网去寻找新的关于局势的消息 鹏子很享受很宽容地当起阿杜SHOPPING的观音兵 而我却大字型把自己摊在ACME307大窗户下的大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阳光一点点亲吻着我的每一点肌肤 那个下午,很舒服、很写意 ————————————————————————————————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三日。 阿里猪猪 20040428

博达哈大佛塔

发表于 2002-10-16 18:05

独旅尼泊尔-9 2002,10,15 乐而不淫 1,巴克塔普尔(BHAKTAPUR) 今天不够烂,算是起了个早,直奔巴克塔普尔。 巴克塔普尔距离加都THAMEL只有20公里,因此路上有老外骑自行车去。 好了,走哪儿都难得直起腰杆儿的中国人在巴克塔普尔老广场的售票点前可以沾沾自喜一小下了:其他的游客要支付750卢比买门票;如果你掏出中国护照,只需要50卢比。 在加德满都,我已经看过帕斯帕提那寺、MONKEY TEMPLE、博达哈大佛塔,还去过杜巴皇家广场五六次,按说对于尼泊尔人的寺庙已经可以不用再做蜀犬吠日状;但是当我走进巴克塔普尔杜巴广场的瞬间,我的眼睛居然依旧有应接不暇的感觉。 就在这个广场,有型制精巧、比例适宜、窗饰繁复的55窗宫(55 WINDOWED DURBAR)、有雕式极其复杂的金门(THE GOLDEN GATE)、有巴特萨拉女神庙(BATSALA TEMPLE)、有我翻译不出来的佛塔和其他神庙。它们聚拢在一起,形成了极其浓郁的宗教气氛和极其敦厚的古建筑气氛。 从杜巴广场的总体配置上看,尼泊尔的寺庙布局完全不同于中国内地的那些寺庙:尼泊尔人的寺庙没有对称布局,不讲究对重;也没有贯穿整个建筑群落的严谨轴线。因而杜巴广场的建筑空间毫不刻板,更为接近于平民的生活。那条曲曲折折的穿行路线同尼泊尔人的街巷一模一样。 和加德满都的杜巴皇家广场一样,巴克塔普尔的杜巴广场上也一样穿行着数支鼓钹齐鸣的队伍。他们的队伍格式更为统一:队首一定是两位手执芦杆的尼泊尔男人,接着是一身白衣的乐手,乐手之后跟着或肩挑或手捧着贡品的人们...... 实在是好奇这几天尼泊尔人的热闹,抓住一个人一问,才勉强知道了一点梗概:这几天是尼泊尔人的“那税”,象是一个特殊的节日;在这几天尼泊尔人几乎全部都要点提卡、拜神庙。 跟着队伍走进陶弥嘿广场(TAUMADHI SQUARE),就看见两座极其古老的塔殿:尼亚塔波拉塔(NYATAPOLA TEMPLE)和拜拉那神庙(BHAIRAVNATH TEMPLE)。这两座塔殿就应该是整个巴克塔普尔的象征了:尼亚塔波拉塔用红砖建了五层梯退,在最顶端的梯退上又建了五层坡屋顶叠致的佛塔;整个建筑的比例关系推敲的很细致。在面向广场的梯退上建有百步阶,每层梯退在台阶的两侧都树有图腾雕塑,从下至上依次是人像、象像、狮像、金翅鸟像、佛像;仔细观察会发现两尊对应的雕像有着微妙的差别,我猜想可能呼应着不同的性别。 如果说尼亚塔波拉塔气宇轩昂、高高在上地凌驾着整个陶弥嘿广场的话,那么在它旁边的拜拉那神庙就相对谦和的多了。拜拉那神庙底层在朝向广场的一面有一个内嵌的佛龛,这个佛龛就非常世俗了:五花八门的供奉品满满充斥着整个佛龛,佛龛上面随意地栖落着鸽子;佛龛前面两根雕塑柱子上拴着准备祭牲的牛羊,很多尼泊尔人在这里洒花瓣儿,并从佛龛里面取色给自己点上一个提卡。 在陶弥嘿广场水龙头的旁边有一个三层高的小建筑,从外形上看应该也曾经是一个神庙,如今被改做咖啡屋。看着老外坐在顶层,极不安分地从简易的栏杆里面晃悠着毛茸茸的腿,不时地端起相机喀嚓一两下,再放下相机喝啤酒。这份悠闲扎实过瘾,我便也爬了上去晃了晃腿。 整个巴克塔普尔的寺庙非常多,极适合在老镇上住一天。好在非一郎还能分辨方向,按图索骥还是把所有的景点都走了一遍。根据方向我判定杜巴广场和陶弥嘿广场都适合拍摄夕阳,我打算告诉等我的司机让他自行返加,我要在这里拍夕阳,然后今夜就住在小镇上。 在老镇的街道上乱窜,那些古老的生机盎然的街道、那些在“那税”日兴高采烈坐在家门口店门口的人们、从二楼雕饰复杂的窗口静静地向外张望的尼泊尔少女,都被我慢慢地收入相机的暗室...... 参观完达塔特拉亚广场(DATTATRAYA SQUARE)之后,太阳已经消失在厚厚的云层中了。看样子今天不但拍摄不到夕阳,还很有可能下雨。 我又把所有的广场重新转了一遍,然后告别了巴克塔普尔老镇。 2,走进赌场 回到加德满都吃过晚饭就彻底无所事事了,想起一位走过尼泊尔的驴友建议我去看看CASINO。 CASINO是一个赌场,驴友说在里面可以小赌一把,那里面有很多美女,有尼泊尔歌舞,有免费的晚餐。 决定去看看。 走进赌场就先晕菜了;这里面实在是太热闹了,这种纸醉金迷的气氛让我完全惊讶于这是在尼泊尔,因为眼前的这一幕同我这段日子在这个信奉佛教的国度里所看到的一切可以说是格格不入。 这是一个完全可以感受的到空气热度的地方:乐队在认真地表演,但是几乎没有人在乎这里是否有乐队,人们的眼睛都死死地聚焦在赌具和自己的筹码上;女孩子们在玩老虎机,那副表情是赤裸裸十分动物;漂亮的女服务生来回穿梭,为赌客们送上免费的香烟、啤酒、快餐。 确实,这是我在尼泊尔最集中的一次性看到这么多的美女。 绕着赌博区域走了一圈,才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懂,仅仅是知道那个转呀转的叫做俄罗斯轮盘——因为越战的时候美国大兵喜欢用左轮手枪拿自己极度绝望极度空虚的脑袋玩这个游戏;其余所有的扑克牌游戏我都不知道怎么玩。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赌场;至于赌钱的游戏我只会打麻将,在全国风行锄大地流通资金的时候,我居然还不知道锄大地是怎么个锄法。 虽然我原谅了自己的一无所知,可是“既来之,则玩之”,我好歹要尝试一下。 在这里你是不用担心自己输不出去钱的,我站在扑克牌赌桌的旁边探头探脑才两分钟,就有一个领班彬彬有礼地同我打招呼。 我让他给我讲讲最简单的赌博游戏规则,他告诉我是两张牌比大的那种,好象九点最大。 明白了,跑去花1000卢比买来五个筹码,玩一次一个筹码,也就是说大约20元人民币玩一次。 领班给我抓来一个女工作人员教我如何赌,我很满意,因为这是一个尼泊尔美女。 美女说了三遍我也没能记住她那个很绕口的名字,只知道她名字的意思是天空。 好好好,非一郎的真实名字也有天空的意思。 天空美女拿过来一个记载每局输赢的单子,单子很简单:一排“P”一排“B”,哪个赢了就在哪个字母下面做记号——我估计是用以观察输赢概率,判断如何下注的依据。 看了五局我好歹算是明白了一个大概,于是两个天空头碰头地嘀咕了一会,我把我的第一个筹码押在了B上面...... CUT!——也就是在这个瞬间,非一郎开始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赌钱!在那只自甘堕落的手爪子抓着价值20元之巨的筹码,充满希望地将它放在牌桌B字上头的时候,我的脑海中马上出现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赌神周润发!是夜,电闪雷鸣————地没有,加德满都月朗星稀,无数的汽车像从前一样在大街上拼命地排放着尾气...... 赢了,美女和我击掌庆祝。——其实根本没必要耍这么大动静,旁边有不少赌棍一下注都是五个或者十个筹码,我这样玩实在是小儿科。不过,我决定输光了五个筹码——不,确切地说现在是六个筹码——之后就走,因为我喜欢孔夫子说过的这样一句话: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凡事都还是要讲一个尺度,所谓过犹不及。 和美女击掌的感觉很不错,好,现在非一郎赌博的目的就变成争取和美女多多击掌。 一个小时过后美女就再也不和我击掌了,五个筹码起家的非一郎已经不再是一个筹码一个筹码的玩了,因为现在准赌神的手爪子旁边已经有了20多个筹码。 一次玩五个筹码就可以有资格要牌玩,我想试试。——反正我也没打算把自己1000卢比的资本带出赌场——免费抽烟,免费喝酒,免费和美女击掌,我觉得花这个数目不是一般的值。 我拿出五个筹码放在B上,旁座的一个胖胖的老阿姨见我第一次如此出手,就放了五个筹码在P上,她要和我单挑。 我毕竟不是赌徒,不象那些人,先把扑克牌折起小小的一角,再慢慢地看个边,最后才翻开看。奶奶的太复杂了,太“专业”了,我的不会;再说牌发到手里之后就定死了,怎么翻还不都一样——还以为自己真是可以变牌的赌神呀? 非一郎干净利索地把两张牌掀开,扔给庄家;美女忍不住轻轻地欢呼起来:一个9一个K。 老阿姨输了。非一郎这次赢了五个筹码。 再来,我又把五个筹码放在了B上。老阿姨不服,继续P。 这一次准赌神失手,五点。 老阿姨看了看我的牌,慢慢地做足了专业动作,翻开,三点。哈哈! 就这样非一郎连续四个B,一口气赢了20个筹码。美女帮我五个一摞地放好,我才发现难怪有人沉迷赌博,五个筹码变成四十多个筹码的感觉真他妈的爽! 美女看我已经完全会玩了,就起身告辞。我觉得是两个天空联手才有如此好成绩,再说这钱又不是我的,一会儿肯定还要输回去;于是我抓起15个筹码递给美女,算我谢她。(后来我算了算,这应该是我在加都支付的最高的一笔小费吧?合人民币300多块。) 然后我继续玩,最好的成绩是五十个筹码——也就是说,1000卢比现在变成了10000卢比,我赢了将近1000块人民币了。 我始终觉得自己不是来赢钱的,只是来玩来感受一下——就象我坐尼泊尔人的长途客车去博克拉一样。很晚了,我想回去睡觉,这样慢慢地小赌看样子没个头儿;我开始十个筹码十个筹码地赌。 事实证明玩大了俺就一定死菜:五十个筹码转眼间就灰飞烟灭了。 非一郎站起身来,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个筹码。嘿嘿。 GAME IS OVER。 非一郎 2002,10,16于加德满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