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巴黎人在线网址官方网站!

神神叨叨之旅,尼泊尔几日流水账

时间:2019-11-10 10:33

2008年4月3日 晴 博卡拉-加德满都

2008年3月31日, 晴, 加德满都-博卡拉

2008年3月29日 晴,加德满都 - MONKEY TEMPLE

9月24日

雨后的清晨,一条云带绕在了FEWA湖边的山上,远处的雪山仍半遮半掩,我真的相信这四月的云雾是为了留点遗憾给我们,是在诱惑我们,让我们为她再次归来,在将来的某个时间。

一切照计划进行。今天去博卡拉。在去机场之前,我把ALIM拉到一边,严肃的告诉他事态的严重性,在博卡拉一定要避开藏人聚居区,路上大家都用英文交流,花花尽量少讲话。ALIM 看着我们严肃的样子,也认真起来,他保证一定做好安全工作,防范一切可能发生的危险。 花花更是紧张的一句话都不说,本来一直保持的优雅的微笑都变的有些僵硬了。我不得以戴了个黑色的登山帽,本是准备徒步用的,估计没时间徒步了,权且用在这时吧。ALIM开玩笑说看上去不太像中国人。我听了心里很是惭愧,什么时候这么直不起腰做中国人了。但为情势所迫,还是安全第一吧。

熟练的讨价还价用相对合理的价格谈了一辆TAXI去MONKEY TEMPLE。SUZUKI的身材优势在加都的街巷中发挥到了极致。所有THAMEL的小巷就只能供两辆SUZUKI并行。尼籍的司机师傅技术一流, 在众多的人畜车流中左冲右突,沉着冷静,更不在意道路颠簸,尘土飞扬,以至于到达MONKEY TEMPLE 的时候, 花花和我还沉浸在刚才的生死时速之中半天回不过神来。

5:15起床,退房去机场.在机场已经看到一些去NEPAL的游客(着装,尤其是鞋,以及背包能说明一切),因为飞机要在拉萨停一下,所以到KATHMANDU的游客都被贴了一个小不干胶的标签.7:40从成都起飞,起飞后天空晴朗,能看到雪山.这是从我国的第二台阶往第三台阶跨越.因为从成都,经拉萨到KATHMANDU的乘客不再更换位置,所以我们都要了右侧靠窗的位置,如果天气好的话能看到珠峰.只可惜我们的座位在机翼上,视野不是很好. 到拉萨后,停留了一小时,又开始了旅程,但天气不好了,都是云雾,想看珠峰泡汤了.到了KATHMANDU,天气还是有点阴.KATHMANDU的机场规模不大,但建筑挺有特色,棕色的粘土砖建筑,只可惜室内太暗,也不开灯。通关顺利, 先期来的同事已经在等候我们了. 上了JEEP,发现这里是右侧方向盘,左侧行车,道路很窄。因为汽车尾气,空气不好.到了宾馆,然后就去工作了.工作地点在PATAN,但反而PATAN的字样见得很少.多数是LALITPUR(意思是CITY OF BEAUTY).PATAN在KATHMANDU南,隔了一条河,路上的路标写的是LALITPUR,而且跨过河后,也写着欢迎来到LALITPUR. 工作地点就在动物园附近(该动物园是尼泊尔唯一的一个动物园).工作略.今天一天都是小雨时断时续.

飞机的晚点在NEPAL算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一晚就是3个小时,候机厅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后来我甚至发现机票有超卖现象,我拉着花花挤在前面,BOARDING 的通知一出, 我们就冲向了飞机,眼见着后面有几个和我们拿同样登机牌的人被拦在了后面。我暗自庆幸我们的幸运。

加都的国内出发厅比起国际厅更为破落,如果说国际厅是小镇上的长途车站,那么国内厅就是偏远地区的公共汽车站了。称行李的是个一人高的古老大称, 指针有成人的小臂那么长,想来是不需要称的十分准确的,毛估估就行了。经营国内航班的除了尼泊尔皇家航空公司,其余4,5 家都是私人的。全是二十几座的小型商务机,机况都还不错。

花花明显很不适应这里的环境。 她一定很后悔跟我来到这么贫穷落后的地方。她是现代都市里那么摩登时尚的女人。本想附庸风雅的学人自助驴游,没想到现实与想象的差距能有那么巨大。为了不让我觉察到她的失落与失望,她选择了沉默。 我也有点后悔当初撺掇她和我一起来这里苦旅,也许独行对我来说更为合适。但这唯一的朋友此时显得那么重要,接下来的旅程我决定一定要让她开心,尽量按照她的意思安排。

因为我们是公差,所以入住的酒店条件还不错。酒店老板是藏族人,二楼是一家叫中国大饭店的中餐馆。(尼泊尔通常把楼房的一层叫作0层)

小飞机的颠簸让花花大吐特吐。我虽然也很难受,但还是忍住了,都吐了,谁照顾谁啊!

CHECK IN 后来到候机厅,ALIM和我们不是一个航班,早我一步已经等在大厅了,他看到我们向我们招手,快步走过来。低声跟我说,你看到那边坐的一群喇嘛吗?我暗吃一惊,快速的朝喇嘛聚集的方向撇了一眼,大概7,8 个喇嘛。ALIM说,别紧张,我已经和他们聊过了,他们是喇嘛,但是尼泊尔人,不是藏人,放心,尼泊尔喇嘛不会闹事的。虽说如此,我仍不敢大意,拉着花花找了个最不起眼的位置坐下。戴上墨镜,压低帽子,感觉自己像是地下党。

MONKEY TEMPLE 建在山顶上,进了山门就看到大大小小的猴子在山间肆意游荡。在NEPAL 有一样感触很深的是,所有的动物都不怕人,无论是鸽子,猴子,还是鸡鸭狗牛,所有的动物都是散养,没人管也没人牵,像这里的人一样,活的那么懒散和随意。在这里,我能感觉到那种人与自然间的和谐与宁静。在这里,人更容易找回就要被现代社会所掩盖的自己。

GANGJONG HOTEL:

回酒店短暂的午休让我们恢复了不少体力。 我通知了安(我这么称呼他,并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我们回加都的消息,这一路,他都一直守信的给我发短信,询问我们的情况, 互报平安。他回信说知道了。让我们在加都注意安全。花花问我为什么要和这个人保持联系,我说为了安全起见,她颇为不屑, 觉得我另有所图。我没法和她解释清楚。

登机是靠各个航空公司的人自己在登机口喊的,时间没个准,我生怕听不清楚他们喊登机,不得不拿着登机牌在登机口徘徊。时不时的亮出登机牌问门口的工作人员。估计到后来他都认识我了,看到我就跟我友好的笑笑,摇摇头表示还没到我们。终于轮到我们了,男女分别从两个小门进,有个女地勤随便在我身上摸了摸,就放我过去了,外面等着我们的是一辆破旧的公共汽车。车子晃晃悠悠的开到了停机的地方,从外观看,机况还不错,唯一的空姐,在飞机外面迎候客人登机,登机的梯子只能供一个人上。LP说去博卡拉乘机时要靠右坐, 有机会看到雪山,回来靠左。可能是飞机太小的缘故,一路颠簸的非常厉害,真佩服那个空姐,在那么颠簸的飞机上,一个人要服务所有的乘客,送一次毛巾,送一次小食,送一次饮料,再收一次垃圾,基本我们就该降落了。仍然是云雾缭绕,无缘雪山真容。

登上山顶已经气喘吁吁了,回头看看才知道自己走过的台阶有多陡多高。真恨自己没有坚持锻炼,否则怎么至于这么狼狈。山顶的庙宇建筑自然古朴,窗饰都是极其繁复精细。相传释迦摩尼曾亲临此地,每年佛祖诞生日这里都要举行盛大的法会,热闹非凡。

Lazimpat, Kathmandu, Nepal

ALIM陪我们去THAMEL 区买了些给孩子们的东西,我们紧张的紧跟着他的脚步,不敢走散。 ALIM 自回加都后情绪就很是低落,话也少了很多。他告诉我中午回家去看了他妈妈, 本来妈妈想邀请我们去他家里的。甚至还准备了手工做的红豆项链想送给我们,但我们没有时间了,他觉得有点遗憾,我同样也觉得非常遗憾。这一路,太多遗憾了,所以我要回来,我会回来的。

博卡拉的机场在雪山脚下一块平坦的土地上,像是刚下过雨, 地面被冲刷的很干净,绿色清幽的环境让我们的紧张情绪缓解了不少,候机厅仍然很小,但看起来比加都的要干净清爽很多,这才像度假的地方。

这天我知道肯定不是佛祖的生日,但确是当地的假日,所以山顶上一样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当地的男女老少都拥挤的排着队向佛祖祈福,烧香的,提卡的,吃东西的,做食物的,混作一团,还有不少猴子东窜西跳的添乱,惹得诸多老外捧着大炮小炮的咔嚓个不停。我有心想SHOW一下自己的新东东,犹豫了半天还是算了,实在是没落脚的地方。

Tel: 4439888,4433400

因为第二天就要回国了,我决定和安再见一面,安说他只能到我们的房间来,其他地方他不能去。我只好和花花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说他其实不是导游,花花的眼睛立刻瞪得滚圆, 联想到这几天的异常情况,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居然没再问下去。我们和安当什么事情没有似的,聊着我们在博卡拉的经历,他有点羡慕的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能像我们一样旅行。花花明显的拘谨了很多,话也不多说,倚在床边, 愣愣的看着前方。安聊了一会儿,似乎觉察到花花的紧张,让我们早点休息,安全回国。

ALIM早我们很多到的,一直在门口等我们,第一次坐飞机的他有点兴奋,平时他都是自己开摩托车从加都来博卡拉的,要6,7个小时的时间,今天只用了半个小时,他开心极了。况且他就要看到他的养母和小妹妹了,他有点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他的好心情也影响着我们,暂时的把危险抛在了一边。ALIM 说在我们到达之前,他已经和当地的警察了解过博卡拉的治安情况了,说完全没问题, 让我们只管放心的玩。我有点感激的拍了拍他的肩,告诉他谢谢他。

MONKEY TEMPLE 东侧的露台可以俯瞰整个加德满都,如果赶上夕阳,一定能谋杀不少菲林。遗憾的是天气虽说很晴朗,但整个城市被一层尘埃或薄雾所笼罩,很难看的很透彻。所以当时我就有念头下次十月再来。十月的天相信不会再让我失望了。

Email: gangjong@mos.com.np

送走了安,我有些过意不去的和花花搭讪,想让她理解当初没告诉她是为了她好,怕她太紧张。花花木然的点点头,躺下睡了。。。我看着她, 心里有些难过,这一路,她虽然不能对外交流,但她始终是我的精神支柱,她总是微笑的站在我的身边,为我们出谋划策,关照我们的生活。 没有她,也许我也能完成这趟旅行,但是没有她,我的旅行也许就少了这份多姿多彩。我很想告诉她,她对我的重要,但一直没说。 需要说吗?

尼泊尔所有的酒店都是我事先通过AGODA订的,预付了所有的费用,但ALIM告诉我, 我订的酒店离LAKE SIDE有7公里远,玩起来会有点不方便。但他会每天天黑之前就送我们回酒店,晚上让我们别再出来,他一早会来接我们。这样会比较安全。果真,车子开了很久才到达这个四星的酒店,酒店的环境还不错,推开阳台的门应该能看到雪山景的。酒店的外面是农田,倒也幽静。花花似乎对这里的条件有点不满意,皱着眉头,四处打量, 但又怕说出来我会不高兴,只好用沉默来**。我装着没看见,催促她快点收拾。

用最划算的TAXI价格回到了市区,说好送到一家LP上推荐的当地的有名的高级饭店的。上车时我一再和他确认地址,他说知道了知道了。结果到了市区,他还是不知道怎么走,到处转悠还不时停下来问人。气的我让他赶紧停车,我们自己找。最后终于还是找到了,付钱时,他一定是觉得带我们多走了路,所以对我递给的钱嘟嘟囔囔。我想想算了,多付了10卢比。他接是接了,但还是摇头,那我只有当看不见了。

Web site: www.gangjong.com

2008年4月4日 - 4月5日 加德满都 -广州 - 南京

车子越靠近LAKE SIDE, 周围的环境越漂亮, 路边花团锦簇,绿树成荫,ALIM 突然指着前面的湖水告诉我们那就是FEWA LAKE了,终于看到了这个传说中倒映着鱼尾峰美丽身姿的宁静湖泊,来之前很多次想像费瓦湖的样子,都因为缺乏想像力而放弃,今天看到了,它真的没有让我失望,平静的湖面,壮丽的山景,美丽的村庄,除了隐藏在云雾中的鱼尾峰让人略感遗憾之外,我们想要的都拥有了。 沿湖的商店HOTEL一家挨着一家,旅游业的气氛像加都的THAMEL一样无所顾忌,但有费瓦湖的映衬,无形中让这里的一切显得那么恰到好处,甚至有些脱俗了。我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LP说这是一个古老的餐厅,专做当地传统料理,非常有名。可貌似民居的小门头,黑暗幽深的长廊,肤色黝黑的服务生,怎么看怎么让人不那么放心,花花更是掉头就走,说是中午我们吃点小吃就行了,不用吃大餐了。我想想觉得好笑。但也没意思再深入了。

9月25日 工作

这是在尼泊尔的最后一天。按照花花的意思,我们约了在博卡拉看日出时遇到的会说中文的小龙,让他陪着我们转了整个THAMEL区。小龙相对于ALIM来说是专业多了,他的说辞明显的带有职业口吻。加上他说中文,花花和我都觉得听的更容易理解一些。但无论如何此时出现的小龙都已无法取代ALIM在我心中的位置,还有那种亲近感。小龙陪同我们买了些NEPAL的神偶。告诉我们在NEPAL神比人多,每个神都有很多动人的传说,如果我们有时间,他会慢慢的都讲给我们听。喜欢听故事的我,还是不由得被吸引住了。ALIM欠缺的就是这些专业的故事。

ALIM带我们来到他住的GUEST HOUSE. 这里的每个旅馆都可以称作花园饭店,这么随意的GUEST HOUSE都掩映在花丛中,简单干净的陈设看起来那么舒服,10美金的房价更让我后悔当初的决定,要是过来再订酒店就好了。嗨!我还不能说,花花的眼睛里的向往已经开始不加掩饰了。

漫无目的的晃到大街上,总得找个地方吃东西啊。我说要不今天中午还是回酒店吃吧。晚上再找地方,下午去酒店的旅行代理那儿订去博卡拉的机票吧。花花这回没有意见了。在回酒店的路上看到有中国宫餐厅的广告,我们又改了注意,去吃中餐了,况且中餐馆就在酒店的里面,也方便。但想想都觉得没出息,第一天到NEPAL就吃中餐。

早起,依然是下雨,而且更大. 比较丰盛的西式早餐,NEPAL特色的是油饼配咖哩土豆.工作又很晚,因为阴雨,也没有出去逛.今天是中秋节,我们在中餐馆也吃到了月饼.

小龙推荐了一家THAMEL区最正宗的吃牛排披萨的西餐店。店里游客很多,独旅的人多选择临街的座位,边品咖啡,边写游记。相信此时店外热闹的街景已不再是一种干扰而是灵感的源泉了。

FEWA LAKE靠山的一边有个花园别墅样的建筑很是独特,独立拥有湖对岸的一片森林,有些脱尘出世的味道。 ALIM告诉我那是FISHTAIL LODGE, LAKE SIDE唯一的高档酒店。酒店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一个绳索浮桥,每次只能容纳10个人通过。所有的车子只能停在湖这边。我一听就大呼遗憾,我最初在AGODA上就是订的这个酒店,但后来被告知没有空房了,最后才改订其他酒店的。今天看到这个酒店这么漂亮,真的后悔没早点订房。不管怎么说还是过去看看。

酒店的门口有家书店,早上想在这儿买地图的,那时还没开门,现在开了,还是要买张地图啊。店主是个小伙子,人看上去很清爽,精干,个子不高,皮肤棕黑,典型的NEPALI。他说早上隔壁商店的朋友告诉他说我们来过,所以等了我们很久,他很热情的询问我们的情况,建议我们买什么样的地图最有用。但价钱还是那么贵,我估计也就这个价了。我问他是否在当地能找到中文的导游,他说比较困难,但英文的就很多,我开玩笑的说能否请他做我们的导游带我们去巴克塔普尔,他说WHY NOT,我让他给我一个预算,他打电话和司机联系了一下,告诉我3000车费,门票自理,他的费用我看着给。和花花商量了一下,觉得有必要请个向导,当场就定下了次日的行程。感觉心里有了点底。(这个小伙子就是ALIM, 陪同我们后面全程的向导,我的NEPAL兄弟,也是他让我们的这段旅行变的更加的精彩纷呈)

9月26日 工作

小龙的中文是在四川大学学的,非常流利还带有京腔。花花和他的交流异常顺畅。喜欢美女的小龙要我们回国后多给他推荐美女团。他会亲自设计线路并负责带团。我们满口应承,喜欢上了这个热情的NEPAL小伙子。分手的时候,小龙交给我们一个袋子,委托我们转交给他在南京的朋友。这种萍水相逢的信任让人心里暖暖的。

浮桥其实就是一块方的木板,酒店的服务生拉着一根跨湖的绳索往返运送游客。漂荡在湖面上的浮桥与其说是一种交通工具, 倒不如说是FEWA LAKE上一道风景。那么的恰到好处,那么的悠然自得。

在中国宫餐厅里我们遇到了两个绝色的中国美女,真的不是一般的美,在国内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而且还是两个,雪白的皮肤,乌黑的头发,粉嫩的脸,我都看的目不转睛的傻了眼,这种女孩待在这种地方多不安全啊,爹妈怎么能舍得啊!

一夜的雨,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而且更大了些.早起,离上班还有很长时间,就决定出去转转.从宾馆前台借了把雨伞,出发了.街道窄,人行便道也窄,和人错身的时候要把雨伞举高,否则要打架,绿化树也限制了自由通行.

飞机是夜里的,ALIM和我们约好在酒店碰头,他送我们去机场。回酒店的路上经过ALIM的书店,我去找他买他推荐的那本关于KUMARI的《FROM GODDESS TO MORTAL》,ALIM 不在店里,他父亲看我们来了,热情的招呼我们,并拿出了那本书,我询问价钱,他说ALIM会和我结算的。

酒店的热带花园郁郁葱葱,青石屋顶的客房散落在花园的各个角落。 我们坐在可以看见湖景的花园,品着香醇的咖啡,眺望远处的群山,群山的后面就是被云雾包裹的FISHTAIL。

美女看到中国客人自然亲自过来给我们点餐,我们顺势攀谈了起来(人在异乡很容易和人熟识起来)。她们都是援助项目派到NEPAL的。来了有一年多了,就快回国了。她是合肥人,离南京还不远呢。我们告诉她我们在酒店门口的书店找了个向导,问她是否安全,她说最好找正规旅行社,但当地人很纯朴,不象国内骗子多。听了她的话让我们的感觉好很多, 但还是决定去酒店旅游代理那里再问问。

9月27日工作

在酒店的大堂咖啡吧,我们要了咖啡,等待着离开的时刻。我拿出了那本关于KUMARI的书,细细的读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听见有人过来说NAMASTE。在尼的这段时间,每天遇到的几乎每个人,无论是游客还是尼人,都会很自然的对你说NAMASTE。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亲切友好的招呼。抬头看去,是ALIM。他来的比约定的时间早了许多。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问我书看了多少了。我笑着说才几页,并准备付钱给他,他笑着摇了摇头,拿过了我手中的书,掏出笔,在书的扉页上写下: From Alim with lots of love to May / 04 April 2008。写完他把书递给了我。看着书上的留言,我的眼睛有点模糊了。ALIM躲避着我的视线,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告诉我今天他在家里呆了一天,什么也没做,只是回想着我们这几天的经历,他说他不喜欢这种分手。控制不住的,他的眼眶也湿润了。 我突然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安慰他了。只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们很快会在EMAIL中碰面的,而且我还会再来,因为他说过的,这里我已经有个家了。

有点舍不得的离开FISHTAIL LODGE,嘱咐ALIM帮忙联系看明天是否有空房,有就一定搬过来,也不管亏了多少钱了。

在酒店旅游代理处订我们订好了去博卡拉的机票。在这里买机票自然被宰,要DISCOUNT就自找没趣。还是乖乖的刷卡拿票。搞笑的是中银VISA的短信通知我帐上被划走了24100元,没显示是尼币嘛?那万一我回去银行跟我收RMB,我不亏大发了嘛。我赶紧着打电话联系银行,可怎么都是语音提示找不找人,只好请花花的LG帮忙查一下。向来懒散的花花LG这次真是神速,没两分钟就回了电话确认确实是尼币。这我才放心签了字。

尼泊尔人通常上午10点才上班,从早起到10点,有充裕的时间,不能浪费。今天恰好又是晴天,我和一同事决定,走路去上班地点,途中去看加都的皇宫广场。早餐是在路边买的小糖油饼,2卢比一个,连吃4个,还不到人民币1块钱。尼泊尔人很爱吃油炸的东西。

去机场的路上,ALIM异常沉默。让我和花花心里很不是滋味,花花即便不能完全听懂他的话,也为这些日子ALIM的热情所感染,ALIM多次让我转告花花,他一定马上开始学习中文,等我们下次来时,他要用中文为我们导游。机场很快的就到了,送机的人不能进入到候机厅,长长的栏杆外面拦住了很多送行的人。ALIM最后给我们指明了进口的方向。拥挤的人群嘈杂的环境让我们无法安静的告别。ALIM上前拥抱住我说GOODBYE。我忍住眼泪说LOVE YOU!

ALIM在博卡拉长大,当地有不少朋友,他带我们来到了一家他朋友CHRIS的小餐馆,土坯的房子,茅草的顶,他说这里有几十年的历史了,非常受游客欢迎。在博卡拉几乎所有的游客都喜欢坐在餐馆的外面。边看街景边喝酒聊天。因为是熟人,CHRIS自然很热心的安排了店门口最佳的一个靠土坯边的位置给我们,更热情的推荐了他们的拿手菜,土豆加煎鸡蛋,香蕉煎饼,蔬菜色拉,饮料咖啡的一大桌, 可怜的花花拿着刀叉, 却望着满桌乱飞的苍蝇,尴尬的无从下手。看着邻座的女孩满不在乎的和苍蝇共享着一块煎饼。花花也只好硬着头皮,一边驱赶着苍蝇,一边品尝美食了。好在食物本身没有令人失望。

这期间过来一个中国导游,一直在我们的桌边晃悠,还时不时的插几句嘴。我问他是来玩的吗,他说他是导游,带了个上海团。我忙着我的信用卡的事,顾不上和他多聊,他无趣的走开了。

皇宫广场略。工作略。

相信那时的我真的动了感情。在这个美丽的国度,那么自然而然的喜欢上了这个热情,善良,聪明的NEPAL小伙子。我相信他的热情能让他结识更多关心他的朋友,他的善良能让他拥有更加幸福美满的生活,他的聪明能让他实现他的远大理想。也许我能做的就是默默的关注他的成长。祝愿他的幸福。。。

仔细回想这一路,无论是吃尼餐还是西餐,都觉得口味非常好,价格更是不用说的公道。或许是由于当地的多是西方游客的缘故,西餐做的尤为正宗,特别是西点,有专门的德国BAKER, 真的味道好极了。一路上我们就没有为吃饭发过什么愁。 对我们两个酷爱美食的馋猫来说, 这也算是一次美食之旅吧!

我向旅行代理询问是否有第二天去巴克塔普尔的团,她说都订满了,叫我们明天早上10点再来看看。我们终于死了这份找代理的心。

9月28日

坐在候机厅,我回想了这一路,从兴奋到不安,从犹疑到恐惧,从害怕到享受,从结识到分手。这段旅程给我留下的是无数精彩的片段,无数美丽的回忆。。。

从LAKE SIDE回我们住的酒店,不知是否是由于天黑的缘故,还是心里问题,总觉得回来的路比下午走时要远了很多,怎么车开了那么久还没到酒店呢?本来就荒凉的道路两边现在看起来更是漆黑一片,我和花花都不说话了,但心里都在犹豫换还是不换酒店。好不容易到了酒店,白天就很空荡的酒店,现在除了前台的一个服务生之外更是空无一人, 我拉着ALIM,不安的询问这里的治安状况。他说这是政府投资的酒店,安全一定没有问题。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和ALIM再见准备回房间,服务生突然叫住了我们,告诉我们这里晚上要停电。他给我们了一张时间表。本来是知道NEPAL电力紧张,经常限电的。但在加都时,酒店都有备用电,从没停过电。可这里有灯都觉得有点害怕了,没电了还怎么住啊! 可现在还能有什么解决办法呢。只有拿了应急灯回房间。

回到房间,花花的疑心病又犯了。担心ALIM万一使什么坏心把我们给卖到NEPAL偏远的山区给别人当老婆可怎么办啊, 那些人多脏多野蛮啊。。。人的想象力有的时候带给人的是无限的愉悦,有的时候带来的却是无尽的惶恐。我看着她的担心的样子实在是又好笑又好气。但又不能不做些准备以防万一。我说这样吧,我去找刚才碰到的那个中国导游,我们干脆参加他们的团算了,ALIM这边就回掉吧,花花直点头。我只好到前台去打听他们的房间。前台并没问太多就帮我打了电话到这个钱导游的房间。可是没人接电话。我正准备放弃,却正好看见他从外面急匆匆的走进酒店,手上提着两个包,看样子是刚买东西回来。我一把拦住他。 问他是否有时间聊聊,他并没有停下脚步,急急的说他现在有急事,一会儿给我电话。我只好告诉他我的房间号,问他的房间,他没说就走了。

两个同事今早回国, 车先送他们去机场,然后送我们去工作地点开会. 问题有了暂时的解决方案,我们自由了.下午去帕坦的DURBAR广场去玩儿.门票200卢比.帕坦的皇宫广场比较整齐,分布在一条大路的两边。

登上南航飞机的刹那,我们感觉终于踏上了祖国的土地。久违的中文和国人的面孔让我们倍感亲切和舒畅。甚至空姐的生硬态度在我们看来都是那么自然而然,容易理解。

我理解花花的不安情绪,但为了掩饰自己同样的不安,也为了给她宽宽心,我只好嘲笑她的胆小。她气的不理我了。电如约停了。躺在漆黑的房间里,我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ALIM的电话,告诉他我们明天换房,首选FISHTAIL LODGE,没有,就选其他任何LAKE SIDE的HOTEL。ALIM问我们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我说没有什么,就是太远了。他答应明天一早帮就帮我们安排。

觉得有点自讨没趣,回到房间对花花的语气就有点不耐烦。告诉她希望不大了。花花有点无助的样子,说要不然我们晚上请ALIM吃个饭吧,也好加强了解。听了她的话真想亲她一口,谁说带她来没用呢, 在关键时候她的建议还是很及时的。就这么定了。

广场在14-18世纪是辉煌时期,尤其是在SIDDHINRSINGH MALLA国王时期.

4个小时的夜航飞行让我们两个都精疲力竭,早上5点多到达了广州机场,再也没有了来时的兴奋。疲惫的拖着沉重的行李,奔走在巨大的候机楼内,找寻着我们的目的地。等所有的转机手续都办好,我已经没有丝毫力气了。花花硬拖着我去吃机场的昂贵无比的早餐,忍不住还是想起了NEPAL物美价廉的美食。人永远徘徊在得失间是我那时的唯一感悟。

天色黄昏,我们走到了ALIM的书店,ALIM看到我们有点意外但很高兴,我告诉他我们想请他吃晚饭,他很开心,让我们等他到8点,他下班的时间。这个书店是他父亲的,他在给他父亲打工。看时间还有1个多小时,我们就决定先在周围的小店逛逛。NEPAL的旅游业发达的另一个表现就是给旅行者提供的商品选择异常丰富,所有的小店都卖当地的特色产品,羊毛制品,银器,首饰,木雕,手工制品。。。时尚复古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喜欢的东东,我对SHOPPING的兴趣极低,但这却完全满足了花花的欲望,她如鱼得水。似乎找到了来这里的理由。

澳门棋牌娱乐,另:尼泊尔人不是很守时,说好10点开会,11点他们能到就不错了。

回南京的飞机上,我睡了一路, 头点的几乎靠在了隔壁的帅哥肩上,花花多次把我叫醒,并不住的给帅哥解释,说我们坐的夜航刚从NEPAL回国, 实在太累了,抱歉抱歉之类的话。我听着听着又睡了过去。。。

ALIM推荐了一家离酒店步行5分钟的饭店,上下两层楼,屋顶餐厅看上去颇有特色。很多当地人,外国人都在这里用餐,(还是中国人的观念,哪儿人多往哪儿去)只是来的有点晚了,只有靠边的一张桌子空着,没的选择了。桌子边就是一颗参天大树,坐在齐树腰的位置吃饭,感觉特别但很适宜。让ALIM 做主点了当地的食物。满满的一大盘,多是以咖喱做调味的菜。本来就喜欢吃咖喱的我和花花,毫不客气的大嚼起来。

9月29日

LW来接的机。终于见着亲人了。花花眉飞色舞的向LW叙述了我们的历险之旅。在惊讶,羡慕声中,我们体验了分享的愉悦和满足。。。

ALIM 很健谈,他告诉了我们的他的成长经历,他的家庭,他的事业梦想。这次的旅行另一重大收获就是锻炼了我的英文。 开始还有点不习惯,听尼式英语有点费劲,但经过几天的日夜实习,最后快走的时候,简直是如火纯清,再快再难懂的尼英听起来都不费劲。ALIM的英文很不错,虽然他很小就跟着父亲打工挣钱养家,没受过太高的教育,但他非常聪明,勤奋,在书店工作的这十几年,他自己看书学习英文,和旅行者练习英文。我觉得他的口语比我都强很多, 嗨,真是惭愧,好歹也学了十几年,用了十几年的英文,怎么就长进这么慢呢。当然环境很重要,他的语言环境显然比我们强很多,他天天面对的不都是说英文的人吗。

依然下雨.去斯瓦扬布寺,烧尸庙及博达庙。最后THAMEL购物。

后记

我告诉ALIM我们后面的计划,邀请他和我们一起去博卡拉,因为他说博卡拉是他的家乡,他长在那里,对那里非常熟悉,他表示他很愿意。但这个滑头的小子不肯坐车去,绕着弯子想让我们给他买飞机票。我问了问价格,130刀,想想也还行,请导游估计也省不到哪里。见我们同意给他买票,他高兴的跟我们说,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看他那么开心样子,我们觉得也算值得了。

可绣在衣服背包上的NEPAL小国旗30RS,除尼泊尔国旗外,其他国家的国旗也有。

到家后补了一整个周末的觉,被LW嘲笑我倒2个小时的时差花了两天的时间。

大家聊的正高兴,旁边一桌来了几个人,我看着觉得象华人,见他们一直盯着我们,我们收回了眼光。其中一个对我们笑了笑说你好。不标准的中文,我估计可能是香港人或台湾人,他说他是尼人,我很诧异他的长相,他说他是蒙古族。并异常热情的询问我们的情况,甚至邀请我们晚上去酒店边的CASINO。我们笑着拒绝了,他又不死心的问我们的电话,说可以开车送我们第二天去巴克塔普。他说他经常去中国,做古董生意,并在尼有自己的旅行社。见我们只是笑着敷衍他并准备买单走人,他只好给我们递来了他的电话,让我们需要时随时联系他。

T-SHIRT 250RS,并非印花的,而是机绣的。

写EMAIL告诉ALIM我平安到达,并询问他的胃病情况,因为我答应帮他寄药。他很快就回信告诉我,他吃了我留给他的药好多了。并告诉我他们国内的大选进展很顺利, 他的小妹妹SMIRIT还经常问他,阿姨去哪里了。为什么不来看她了。可爱的小人。

ALIM听不懂中文,尴尬的坐在一边,我在回去的路上给他解释了刚才的事情,他有点紧张,可能是担心我们改变主意,和那个蒙古人跑了。他问我的打算,我告诉他,一切按我们的计划进行,他开心的笑了。我们约好第二天早上10点见。

PASHUPATI 庙门票250RS

小龙的袋子花花负责送到了。我在MSN上告诉了他一切OK。他让我帮他在国内推广他的旅行社。我联系了我旅行社的朋友,他们非常感兴趣。

回房间才想起来那个中国导游还没给我们电话呢,花花说算了,这种人怎么靠的住啊。累了一天,电视信号又差的要命,只有睡觉了。没想到刚刚睡着,电话就响了,正是那个导游,他问我下午有什么事找他。我不得不把我们的今天的情况和顾虑和他简单的说了一下,问他的团队明天的计划,是否能把我们加到他们的团队中去。他迟疑的说他们人数是定好的,不能变,话已至此,也无需再多言了,我只请他再帮我一个忙,在明天的晚上9:30-10:00之间给我们的房间打两个电话,如果到时没有人接,就通知酒店前台我们的情况。他说好,这个忙他可以帮。我谢过他挂了电话。这是我预料到的,他不可能帮我们更多。不过还好,有人知道我们的行踪就行。其他的只有靠我们自己了。

SWOYAMBHU 寺门票100RS

巴黎人在线网址,告诉所有关心我的朋友,我终于活着回来了!

这一夜睡的很不踏实。。。

博达庙门票100RS

3本日历 100RS,土纸制成,两月一页的月历。

木偶 200RS(正反两面人头不同,与另外两中国人一起买的。四面人头的稍贵)

雪山海报 140RS(通常标价250RS,在一家店标价200RS,还打7折)

圆形冰箱贴 80RS

REAL芒果汁 25RS,16RS

REAL橙汁 25RS

9月30日

今天多数同事都走了,只剩下我和另外一个同事,我总觉得好不容易来了趟尼泊尔,如果不去博卡拉会很遗憾的。因为送人的缘故,我们赶不上LP书中所说的汽车去博卡拉。只能去坐长途车。我们的司机人不错,只可惜英语不灵,交流受了很大的局限。我们把多余的零食,水等东西都送给了司机,就此告别。长途车站在城北的环路边,车站的人很热情,把我们领上车。车是著名的TATA,10:30开,没拖延太久就出发了。车上就我们两个外国人。车费300卢比。车上除司机外还有两个揽客的伙计,工作辛苦,一路几乎总有一个是半吊在车外。长途车和国内的一样,总时时停车上下客人。中间还停车吃了顿饭。书上说这202公里的路要走6-8个小时,所以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结果我们7个小时就到了。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一路的风景还是很美的,层层梯田,河流湍急,还能看到瀑布。到了博卡拉,天色已黑,就直奔湖边找GUEST HOUSE住了。

10月1日

早起,窗外的鱼尾峰令人震撼。这是我们在博卡拉的唯一一整天。早饭后骑车在湖畔转悠,感觉这里是很适合养老的地方,很多西方人在跑步,还有一位老者在溜狗。转得差不多了,就决定去爬山看和平塔。注意旱蚂蟥,我同事被叮了四处,感觉还挺恐怖,关键是叮的时候没有感觉,不容易察觉。以前有资料说和平塔是尼泊尔周围几个国家共建的,但从门口的招牌来看,感觉是日本人修的,书法不敢恭维。从和平塔能看到费瓦湖及博卡拉城市的全貌。本想上山来看雪山,但看雪山必须是早起的,随着太阳的升起,云也升腾起来,会遮挡雪山的芳容。

10月2 日

坐旅游公司的车回加德满都,车费8美元,时间和来时的普通长途车差不多,舒适性略有提高。到了加都后住在马可波罗GH, 趁着夕阳又去了趟皇宫广场,晚上shopping.

10月3 日回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